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浩荡春风:网络文学新类型日益成熟 ——评网络长篇小说《浩荡》

来源:文艺报 | 房伟2019年02月27日16:24

由于媒介的因素,网络文学在诞生之初,就被广泛地强调着它的传播特质,比如,读者和作者之间密切的"互动性",网络读者的"粉丝属性",网络传播的长度渴求。网络空间的封闭性、幻想性、游戏性,也曾被认为是网络文学必然特性之一。因此,玄幻、科幻、穿越、游戏等诸多类型或亚类型,几乎成了网络文学发展的本质属性之一。甚至有的学者认为,这也是网络文学与传统文学之间的"鸿沟性差异"。传统文学的"现实主义",曾被认为是人类进入工业社会,理解世界的理性思维的文学表现。人类需要在"真实"基础上,将故事讲述为一个精密复杂、千头万绪、又依靠事物进步逻辑的现代理性精神依托物。而现代主义则是现代性思维,凸显人类主观意志前提下进行的一场语言学和美学意义的审美哗变。因此,网络文学的"非现实主义气质",往往在一个后现代视野中,被不断强调。

但是,很多网络文学研究者忽视了一个问题,即中国网络文学,既是科技的产物,互联网发展的产物,也是中国文化语境的产物。中国作为一个"超级现代性"的文明载体,其发展规模和发展逻辑,既受到全球化影响,又与西方后现代文化有非常大的差异性。这也注定了中国网络文学,也必定是"中国故事"的一部分。中国的网络文学,也就不仅是幻想类文学的天下,而应有更为丰富的文学发展维度,共同反映着中国现代性发展的现实情况。

近些年来,对网络文学现实主义功用和品格的诉求,正在成为网络文学热点问题之一。然而,不可回避的是,网络文学之中,成功的现实主义作品并不多。难度是多方面的。尤其是网文的既定规则与现实主义原则结合的尝试,还不能很好地被网络文学作家所适应。何常在的长篇小说《浩荡》,则比较成功地结合了网络文学与现实主义题材,表现了中国网络文学独特的文学发展潜力。

何常在以政商小说闻名,《官神》《官运》《问鼎》《运途》《逆袭》等系列小说,都深谙网络文学的内部规律,描写商场的风云变幻,官场的翻云覆雨,具有很强的娱乐性、知识性与可读性。《浩荡》则是何常在试图融合传统现实主义文法与网络文学特质的尝试。该小说有着传统现实主义文学丰满的人物、深刻的主题、宏大的历史观。其反映现实的深度与广度都令人敬佩。同时,该小说又有着网络文学的特征,故事性强,类型化特质明显,叙事节奏快,娱乐性与知识性并重。可以说,《浩荡》是中国网络文学在现实主义类型上的有效探索。纯文学写作的现实主义题材,偏重启蒙色彩与悲壮的史诗风格,注重反映现实的真实度,但也存在过于呆板、反映现实过于理想化、人物和故事缺乏"地气"等问题。这类传统现实主义,由于纯文学观念的冲动,往往在尖锐的现实问题面前,刻意地用叙事修辞术予以规避;主旋律文艺中,由于写法局限,现实主义的表达往往拘泥于政策观念,过于缓慢笨重,缺乏艺术性和可读性。网络长篇小说《浩荡》通过形形色色的人物的描述,在1997年金融危机背景下,表现了深圳乃至整个中国在复杂环境下的浴火重生。

小说的一大特点,在于作者有着多年记者经验,接触各色人等,入世颇深,因此,他笔下的人物栩栩如生,活灵活现,非常接地气,又有着独特的人物魅力。这种现实体验,是很多纯文学作品和主旋律文艺作品所匮乏的。《浩荡》的人物画廊之中,既有何潮、周安涌、顾两、辛有风、艾木、历之飞这样人生大起大落的大学生,也有小溪,力丹、和仔、黄阿姨、吴伯这样深圳本地的土著;既有曹启伦、庄能飞这样的中青年企业家,也有辰哥、良哥这样的黑社会成员,还有喜欢附庸风雅的大佬余建成,性格怪诞、但不乏热情真诚的郭公子。作家注重通过细节和激烈冲突,表现人物的典型性格。这也是何常在小说的一大特点,比如,曹启伦与何潮第一次见面,就因为江阔发生冲突。小说安排了"闭眼过马路"的细节,表现了曹的赌徒心态和何的灵活变通。而曹宁可被打得浑身浴血,也要保住交易所位置的细节,从侧面强化了我们对曹的坚韧性格的认识。

在对人物塑造之中,作家既注重典型细节刻画,又注重人物性格发展的纵深面,也就是说,既有扁平人物,又有圆形人物,很多人物都是在戏剧性反转之中,强化了人物性格,提升读者对人物真相(罗伯特·麦基语)的好奇心,比如,郭林选的出场,因为调戏女招待,与何潮等人发生冲突。小说线索演进之中,我们不断看到郭林选的荒诞不经和大少爷派头。但是,因为邹晨晨,何与郭的矛盾发展到顶点,却意外发生转折。郭林选和父亲的矛盾心结,以及他对晨晨的真心,都让我们意外。何与郭两人,意外化敌为友。与此相对,周安涌的"人物真相"则经历了逆向反转过程,从何的好友,逐渐显现野心家和背叛者的面貌。其他人物设置上,作家也别有匠心,如艾木引出了江阔,江阔又引出了晨晨,这之间又夹杂力丹和小溪的侧面闲笔。主要人物感情线虽然复杂,但讲述清晰,明暗相宜,浓淡相宜,主从相宜,表现了作者高超地塑造"人物组合",将故事与人物完美结合的能力。

第二,对于深圳几十年改革开放发展的现实描述。深圳是中国第一批改革开放的城市,经历了由渔村到超级大都市的飞速发展过程,对于改革开放的城市文化变迁,传统文学习惯于从人性恶角度进行批判,塑造抽象的隐喻,而主旋律文学则习惯于僵硬的概念化表述,何常在充分发挥擅长政商题材的优势,在他的笔下,既有何潮、周安涌这样闯深圳的年轻大学生,也有黑帮势力、跨国公司老板、中小企业老板、深圳本地土著。而面临金融危机,互联网的发展,通讯业的日新月异,深圳各个阶层都在通过艰苦卓绝的奋斗,实现凤凰涅槃。小说写了深圳生活的各个阶层、各个行业的真实情况,也写了政治与经济、文化领域的不同变化,触及之深,范围之广,问题看得准确,这无疑是作家取得成功的重要保障。

第三,正能量的主题与感人的人性书写。人们对网络小说的一大诟病,就是网络文学缺乏正能量,总是追求虚幻的表达,在封闭性和游戏性之中,让阅读者远离现实,沉溺于虚拟的世界。而《浩荡》之中,我们看到了不同选择,主人公何潮之所以创建利道快递,成为一名企业家,并不是靠腹黑学和关系学,而是靠他敏锐的头脑,坚韧的执行力,以及正直豁达、与人为善的做人原则。他的人格魅力,吸引了郭林选、和仔、顾两等诸多朋友,甚至改变了庄能飞、曹启伦等敌对势力,加入到了他的团队。而周安涌的人生厚黑学,虽然能够赢得一时成功,但最终难以持久,也难实现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的双赢。小说中对于房地产业的反思尤其引人注目。小说中的人道主义和人性关怀,结合在具体的小说故事文本之中,合情合理,感人至深,又避免了一般励志小说肤浅的鸡汤狗血。

因此,何常在的《浩荡》,可以看做是一次网络文学追求自身发展,寻求新的类型化突破,特别是在中国文化语境之下,寻求讲好中国故事的一次有益尝试。目前,小说正在连载,最终如何,还有待进一步观察。当然,小说也并非是完全没有问题。比如,过于戏剧化的情节,人物转折有时显得生硬,故事节奏和对现实性、历史性的结合,都有待于作家进一步思考。可以说,在网络文学的现实主义道路探索上,《浩荡》是一部值得关注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