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无光之地》

来源:中国作家网 | 吴楚2019年02月27日09:27

《无光之地》

作者:吴楚

出版社:北京理工大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年1月

ISBN:978-7-5682-6175-3

定价:42.80元

作者简介

吴楚,电视制片人、作家,"科幻现实主义"代表人物之一。

2017年第六届"光年奖"最佳长篇奖、2018年第二届"燧石文学奖"最佳长篇小说奖得主。

主要代表作《长生》《无光之地》。

内容简介

陈极能穿越时间,却因此父母双亡,

赵启光能预知未来,却权利尽失,

钟离能窥探过去,却妻离子散,

不幸接连发生,三人却仍痴迷"超能"而不悟

他们永不会想到,

所谓的超能只是假象,

是诱他们滑入深渊的饵,

而迈向罪恶的每一步,他们都走得义无反顾、坚定无比……

编辑推荐

※王晋康、何夕、周浩晖、蛇从革 联袂推荐

※第七届"光年奖"长篇一等奖得主;第二届"燧石文学奖"长篇一等奖

※一部充满浪漫、欺骗、反思、挣扎的作品

※谋杀者,亦是被谋杀者

名家推荐

《无光之地》是一本偏现实主义的科幻小说,作品中能明显感到作者对历史的反思与未来的思考,同时不乏浪漫的科学想象,值得一读。

——王晋康

"神迹"匪夷所思,指向的却是宇宙中黑暗的一隅。美丽安详的蓝色星球,被二百七十万光年之外的虚子文明锚定。偶然选中的个体在宿命裹挟中探寻挣扎,奔向令人战栗的结局......

——何夕

《无光之地》的科幻内核是"时间",小说主题则是因"时间"衍生的一系列欺诈、骗局、阴谋。浪漫的科学幻想点缀于残酷的真实人性之间,这便是《无光之地》之美。

——周浩晖

从科幻的角度看,《无光之地》的科学想象浪漫且不失严谨,从悬疑的角度看,小说情节、主角命运跌沓起伏扣人心弦,时有精彩之处引人入胜。

——蛇从革

目录

第一部分 洞悉者·穿越者·先知

002· 第一章 蜃楼

010· 第二章 洞悉者

019· 第三章 噩梦

023· 第四章 先知

031· 第五章 穿越者

038· 第六章 撒旦的渔线

048· 第七章 一年十个月

054· 第八章 入院

058· 第九章 证明

063· 第十章 交易

069· 第十一章 谎言

075· 第十二章 救赎

第二部分 "上帝"的过去、现在与未来

084· 第十三章 星食

092· 第十四章 历史守望者

103· 第十五章 守望未来

112· 第十六章 宇宙的导演

117· 第十七章 无法触碰的未来

122· 第十八章 迁徙

128· 第十九章 分歧

135· 第二十章 绝地

142· 第二十一章 盟友

149· 第二十二章 绝处逢生

155· 第二十三章 两个极端

162· 第二十四章 来自地球的不速之客

169· 第二十五章 蜕变之种(上)

176· 第二十六章 蜕变之种(下)

183· 第二十七章 最后一步

188· 第二十八章 多绕一个弯子

191· 蜕变之种计划(最终版)

第三部分 撒旦的狞笑

194· 第二十九章 时间的谜团

200· 第三十章 代价

205· 第三十一章 交易

214· 第三十二章 最可怕的未来

221· 第三十三章 三个理由

228· 第三十四章 和平的代价

235· 第三十五章 皆大欢喜

240· 第三十六章 价值三百亿的罪恶

247· 第三十七章 无证之罪

255· 第三十八章 不是证据的证据

267· 第三十九章 人之将死,其言不善

276· 第四十章 神之欺骗

尾声 命运的审判

284· 第四十一章 天衣无缝

288· 第四十二章 史官

296· 后记

作者寄语

星空太远太深,看不真切。人很近,却也看不清。我甚至不认识我自己。

星星很大,寿命很长,却能计算出生死归途。人很小,只能吃喝几十年,人生轨迹却变幻莫测。在我看来,人比星空更复杂。

作为一个科幻作家,我并不关心那些颠覆性的科技是怎么出现的,什么原理。但是我很着迷,这种科学的变革带来的社会变革。那些人本身的故事,那些新奇的,却源于人的故事。

"欺骗"是生物的本能。人如此,动物也如是。这就是本篇,我想写的故事——谎言。准确地说,是谎言如何影响一个人。更准确地说,谎言是如何改变这个人的价值观、世界观的。

信仰很脆弱,理智很脆弱,善恶本性也很复杂。这就是我想在本书里写的。

节选

第十七章 宇宙的导演

物质决定意识,过去导致未来——正如刚才所说,既然每一个粒子的运动与演化都得遵从物理学规律,那宇宙的未来从它诞生的第一秒起便已完全确定。

但是,某个智慧生命进入了黑洞,一切都有了变数。

从进入黑洞的那一刻起,牛顿三定律、广义相对论、麦克斯韦方程组,这些宇宙中无处不在的枷锁、镣铐、桎梏,都被彻底打破。黑洞内没有空间、没有时间、没有维度,这里有全新的法则和全新的规律——这些规律独立于宇宙之外,超然万物之上。这意味着,从进入黑洞的那一刻起,凯恩就不再是三维宇宙的一份子,而是一个旁观者,或者说,一个导演者。

"改变未来?"凯恩一头雾水地问。

"没错,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如果你看到你的某位至亲正面临一场可怕的灾祸,那你会袖手旁观吗?"

"当然不会,我肯定会拜托你,将他从厄运中拯救出来!"凯恩忽然明白了什么,他接着问,"这就是你们不让我观测瑟拉行星的原因?"

"这些等等再说,我们还是先做实验吧!如果实验成功的话,你将成为刚才那个初级文明的至高神。只需一个念头,一条指令,就可以抹杀或成就他们,这感觉如何?"

至高神,这称谓让凯恩几乎窒息。虽然他是个物理学家,但当一份神力放到人们面前的时候,没人能保持冷静。

"我该怎么做?"凯恩迫不及待地问。

"很简单,还是刚才的坐标,T值改成500,然后将你看到的未来告诉我们!"

没有丝毫犹豫,预知者一号照做了,这一次他看得分外仔细。

"我看到了,还是那片林地,一只土黄色的兽类正在啃啮战败者的尸体,尸体的大腿部分已经被吃完了,一根白色的腿骨正斜插在沙地上!"

凯恩按下发送键,一对纠缠态量子开始在看不到的地方翩翩起舞——一个在黑洞内,另一个则在黑洞外,两者间的羁绊毫无阻碍地穿越了事件视界。这一刻,整个宇宙似乎都为之颤抖。

预知者眼睛一花,眼前的全息屏幕再次闪烁了一下,接着重新亮起。画面中的未来发生了变化:地上那具残缺不全的尸体不见了,一个矮矮的土包出现在画面的右下角,是一冢坟墓。

"尸体被埋葬了!这是什么情况?"

"很简单,接到你的消息后,我让现场观测员埋葬了那具尸体,不过他现在还没动手,你看到的依旧是未来!"

"你改变了未来?"

"不,改变未来的不是我,而是你!"

"命令是你发出去的,动手的是现场观测员。我不过是将未来描述了一遍而已,并没有要求你们做任何事情!"

"不,你错了。你要不是告诉我那个战败者暴尸荒野,从而诱发了我的恻隐之心,未来一定不会改变!你也知道,我们的每一个行动、每一种念头、每一次选择,都取决于这宇宙的粒子参数和物理规律,早已注定,无法更改。换而言之,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必然导致的必然,而你,则是唯一的偶然!你跳出了三界五行,挣脱了一切已经或未知的物理定律,你现在的每一个选择、每一次决定,都不再是这宇宙中的定数,而是变数!你是改变未来轨迹的至高神明,而我和现场观测员,都不过是你在世间的使者罢了!"

"这听起来似乎有些意思,我现在是未来的导演了?"凯恩觉得有些恍惚。

"差不多,不过我得提醒你,未来并不一定总能任你摆布!你可以改变未来,但并不能保证未来的走向如你所愿!"

"这是什么意思?"

"还是用实验来证明吧!预知者,你希望现场观测员在这墓碑上刻个什么图案?"

"S。"

伴着屏幕的又一次闪烁,土包前多了一块简陋的长方形模板,上面歪歪斜斜地刻着一个黑色的符号,却不是S,而是T!

"这是为什么?"凯恩有些疑虑。

"不为什么,因为我自作主张地改变了你的指令。"

"你刚才还说,你们是我在人间的使者的!"

"使者就不会阳奉阴违或敷衍了事吗?"

凯恩笑了笑:"我明白了。第一,只要我不介入,整个宇宙的未来就是恒定唯一的,就是我当前观测到的这个!其次,我给你发出的每一个信息或指令,就等于给未来重新掷了一把骰子,洗了一次牌,却不一定能控制点数或牌面,是这个意思吧?"

"两点全错。第一,你是唯一一个进入黑洞的瑟拉人,但这并不代表宇宙的其他地方没有和其他的预知者存在;其次,尽管你无法控制每一次掷出的骰子点数,但你拥有无数次重来的机会!"

"重来?"凯恩有些摸不着头脑,他问,"此话怎讲?"

"举个例子吧,假设你现在看见你的朋友将会在后天死于飞船爆炸事故,你会怎么做?"

"自然让你提醒他,不要上那辆飞船!"

"假如他不听呢?"

"他不听,那我还能有什么办法?"

"不,你忘了刚才自己看了什么吗?"

凯恩刚开始不解,随即恍然大悟:没错,在发出信息的那一刻,自己便预见到这信息导致的后果了,而这一切,在黑洞外的宇宙中,依旧处于单一时间轴上的"未来"范畴。换言之,只要他创造出"因",便能立刻跨过因果律和蝴蝶效应的作用过程,直接看见"果"。但凡这"果"不是他希望看见的那种,他完全可以重来一回、两回、无数回。就像是电影中的月光宝盒,给了他无数次存档、读取的机会。

换句话说,只要不与那些无法抗拒的自然规律:如生命的衰老、四季的更迭、恒星的演变为敌,他几乎能主宰一切。

他可以阻止一场战争,也可以点燃一场战争;他可以拯救生命,也能杀死生命;他可以指引文明向前,也可以将文明扼杀在摇篮里!想到这里,凯恩的心跳骤然加速,一种无比玄妙的感觉油然而生,这是一种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超脱潇洒,又夹杂着睥睨众生、凌驾于一切之上的空虚寂寞。"请告诉我母星的坐标,我要观测我们的未来!"

"好吧,母星的坐标是……"未来守望者刚要说出坐标,肩头忽然被人从后面拍了一下,他扭过头,发现瑟拉最高军事长官正脸色铁青地站在他的身后。"大人?"不等他发问,两名全副武装的卫兵忽然齐刷刷地举起武器,黑洞洞的枪口瞄准了他。

"你不能这么做!"军事执政官面沉如水,目光中充满了决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