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文学,在岁月中沉潜于生活深处

来源:文艺报 |2019年03月01日08:54

格非:时间与绵延

在对时间的沉思方面,中国传统的文化哲学,给我们留下极其丰富的遗产。儒家的积极入世,道教和佛教的忘世和出世,都为我们思考时间和生命的意义提供了宝贵的思想资源。在儒家思想看来,个人存在的价值并不在于生存时间的长短,也不在于世俗意义上的功成名就,而是要成就生命的美德。《周易》中所谓的"原始反终",所强调的恰恰是生命的完成,而在人的一生中的每一个瞬间,生命的意义都是可以实现的。这样一来,儒家思想将生命时间的长度量,转化成了自我价值实现的强度量,从而克服了对于未来的忧惧,并发展出一种重现世、重人情、重生命感悟的哲学和美学传统……【详细】

刘建东:回到生活现场

文学使我获得了想象的力量,但想象离不开个人的生活体验。每个人的生活都有自己的局限性,而正是这千差万别的不一样的生活,才构成了纷繁的世界。这几年,我把自己写作的重心放在我工作过的工厂。重新去打量有着浓重的时代烙印的工厂时,我感到更有一种责任,去真实地书写历史,书写在时代大变革时期,我们所经历的心灵和思想的嬗变。而正是这种责任感,使我更容易看到不足,也促使我去面对自己,面对自己的内心,去思考我们这代人的理想与现实、奋斗与追求。我觉得作家们最大的难题是认识自己,然后再去认识世界。但是很多人往往忽视了自己,或者说有意识地越过自己,直接面对世界,把自己凌驾于道义、道德之上,凌驾于时代之上。而一旦从自己的内心去仰视世界时,你才会发现,有些事情是你无法逾越的,你会发现,慌乱与镇定、理想与坚守、美德与妥协……是那么真切地存在着。你无法回避,无法躲藏,它们就是你生活的一部分……【详细】

滕肖澜:小说要创造生活

当下我们身处在一个丰富和精彩的时代,放眼望去有太多东西可以写。但不知为什么,以我自己为例,有时候反而会觉得无所适从,不知该从哪里下手。记得去年参加某个研讨班,有幸聆听了铁凝主席的讲座,她有两句话让我至今记忆犹新,一是讲到深入生活,她劝大家"不要放过任何一个习以为常的东西",以高铁为例,我们生活在中国,高铁来来回回,也许觉得这很正常,但如果换一个外国人,看到如此密集的高铁线路,速度达到每小时三四百公里,一定会觉得不可思议。所以,同样的道理,当有时我们抱怨没什么东西可写,找不到素材……【详细】

阿菩:网络文学仍在表现人类命运共同体

网络文学的这次变革,是要逐步地将所有文学网络化,或者说虚拟化。不但新的阅读、创作和改编将越来越往网络上走,而且前网络时代的所有文学内容都将迁移到网上,以数据的形式保存。在可预见的未来,实体图书大概不会消亡,但它将越来越成为一种奢侈品,若干年后甚至会变成古董供人怀念。这跟纸张普及之后,竹简金文的命运是一样的……【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