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对谈江苏网络文学四位大咖 —— 打破"失语","网络文学苏军"有话说

来源:新华日报 | 冯圆芳2019年03月01日08:04

骁骑校

雨魔

天下归元

跳舞

网络文学用户规模超4亿,占网民总量的50%以上;"95后"用户正加速"占领"网络文学领域;升级打怪不是唯一宠儿,现实主义题材受欢迎;网络文学IP在影视、动漫、游戏、有声等多元领域不断发力……不久前,阅文集团发布《2018网络文学发展报告》,盘点过去一年里网络文学新趋势、新成绩。

网络文学二十年,意气江湖载酒行。从曾经的泥沙俱下,到一批精品网文逐步沉淀为经典,广阔的粉丝基础和全产业链IP开发的态势,注定了网络文学将为时代作出贡献。在近几年的中国网络作家排行榜中,江苏作家更是占据20%~30%的席位。本期文艺周刊特意邀请骁骑校、雨魔、天下归元、跳舞四位江苏网络文学作家展开对谈。打破"失语",实力强大的"网络文学苏军"有话要说——

骁骑校:

应允许作家以自己的方式眺望现实

骁骑校,原名刘晔,17K小说网大神作家。自2007年以来发表《铁器时代》《武林帝国》《橙红年代》《国士无双》《春秋故宅》《匹夫的逆袭》《罪恶调查局》等作品,《橙红年代》入选"中国网络文学二十年江苏二十部优秀作品"。骁骑校不玩穿越,不喜玄幻,擅长硬派都市风格,将强烈的人文精神灌注进笔下底层人物的成长历程,被视为网文大神中的"文青"作家。

文艺周刊:去年,《橙红年代》被改编为电视剧热播,您很多作品讲述当代底层小人物追求梦想的励志故事,您为什么偏爱现实题材创作?

骁骑校:这主要和我个人经历相关。我十八九岁踏入社会,在蜡烛厂里当过工人、音像店里卖过音响、工地上看过大门,也在高档写字楼里做过会计,见识了很多人和事,尝遍了各种辛酸,骨鲠在喉,不吐不快。决心写作后,我索性把自己踏入社会后近十年的生活经历以浪漫化的笔法呈现出来,于是有了成名作《橙红年代》。主人公"一句顶天立地,却轻易催动我们蠢蠢欲动的热血;一句出人头地,便把梦想浇上汽油在阳光下点燃"的硬汉精神,让许多读者觉得够"燃"、够"爽"!这也为我后来的创作定下了调子:关注困境中的小人物的英雄梦想。

文艺周刊:目前,曾作为网络文学代名词的玄幻小说仍然是网络文学的主流,这让不少批评家感到忧虑。网络文学可能整体转向现实书写吗?

骁骑校:对"现实性",我认为要有更加开阔的认识。真正优秀的网文完全可以飞扬恣肆,写玄幻、写穿越,这都没问题,但它的情感一定是接地气、有温度的,"根"一定要留在地上。网文作家不能一股脑转向现实题材——这是放弃了我们擅长的东西。一部分对现实题材有积累、有感悟的作家可以在此领域深耕,也应当允许更擅长其他题材的作家以自己的方式眺望现实。

但在不少作家努力地转向现实书写时,却受到了一些批评家的"伪现实"批评。得承认,一些网络小说确实是"伪现实"的,比如讲一个特工带着金卡回到都市,接着和校花、警花发生了一段浪漫爱情故事,这样的故事除了背景设置在现实世界,它和日常的烟火人生一点也不搭界,评论界不必以此批评网络文学伪现实主义,因为这些小说根本不算是写实。另一方面,把现实题材和浪漫主义手法结合起来可能是"现实回归"的必然——网络文学如果不运用浪漫笔法,根本就无法抵达广阔的受众面。我们呼唤批评界尽快建立一套适应网络文学规律的批评话语,使网络文学得以和传统文学一样,公平地接受讨论。

文艺周刊:读者评论,"骁骑校小说里的每句话都能催你成长"。在您的小说中,您希望带给读者的是什么?

骁骑校:我想强调,网络文学总体上非常正能量,它传递的往往是朴素的道德观、价值观,在当下传统文学阵地略有失守的背景下,至少网络文学还吸引了一批读者,广阔的粉丝基础决定了它可以而且必须为读者提供正面的价值引导。

拿我自己的作品来说,《橙红年代》中的刘子光、《匹夫的逆袭》中的刘汉东、《罪恶调查局》中的卢振宇,他们身上都体现了侠的精神。在现代社会,还有侠存在吗?去年夏天,泰国十几个少年因为暴雨被困在洞穴中,由此引发了一场全球大营救,许多志愿者从世界各地奔赴泰国参与救援,在我看来,这就是现代社会中的侠。侠不一定要以武犯禁,只要是在法律道德允许的范围之内无私地帮助他人,都值得钦佩和学习。侠的精神永远为这个世界所需要,这正是我的作品想要传输给读者的正能量。

雨魔:

文化交流,平等大于输出

雨魔,原名张铠,毕业于北京大学计算机专业,少儿类型文学作家。代表作品有《兽王》《驭兽斋》《仙途》《兽神》《少年幻兽师》等,《驭兽斋》入选"中国网络文学二十年江苏二十部优秀作品"。自《驭兽斋》开始,雨魔以独特的宠兽系列在玄幻小说阵营中独树一帜,文字健康向上,备受青少年喜爱。

文艺周刊:您的玄幻小说中常出现宠兽,比如《驭兽斋》里有小黑龟、荔花鼠、变色龙、猪猪宠,这些外表萌萌哒又各具性格的宠兽特别受孩子喜欢。能解释下什么是你心中的宠兽吗?

雨魔:宠兽其实就是小动物,我很喜欢小动物,它们不仅可爱,还具有忠诚的品格。小说中的宠兽不仅是宠物,还可以和主人并肩战斗,一起生活,还能赋予主人超能力,宠兽元素运用得比较多的小说被称作宠兽小说,属于玄幻小说的一类。

在网站上,我的小说也常被归入儿童文学,这一方面是因为宠兽题材比较受孩子们喜欢,也因为我的作品写得比较"收",没那么多流行语(大部分网络作家的作品不适合孩子看,不是说他们的作品黄暴、低俗,而是因为孩子们理解不了),也总能提供孩子们需要的营养。比如荣获首届泛华文网络文学"金键盘"奖的《少年幻兽师》,就是一部专为"00后"打造的校园奇幻小说,它讲述了羸弱却正义感"爆棚"的少年主人公的猎妖之旅,让孩子们在阅读中领悟勇敢的定义,感悟成长的珍贵。

文艺周刊:做人要勇敢、坚强,在逆境中不断成长,锤炼出一颗温柔又强大的心,这是您的小说教给孩子们的道理。在您看来,网络文学可以为青少年做些什么?

雨魔:许多小读者喜欢和我QQ聊天,有的告诉我他们身边存在校园霸凌,于是我把这样的故事写进书中:主人公是一位中小学生,性格内向,戴着眼镜,看起来瘦瘦的好欺负,他会不会遇到霸凌?如果遇到他会怎么办?我告诉小朋友,你们要强健体能,多交朋友,这样别人就不敢欺负你。但新的问题随之而来:当你变强大了,你会不会成为新的霸凌者?通过一步步的故事发展和抽丝剥茧般的激发思索,正确的价值观便自然而然地传输给了青少年。

其实,传播传统文化,网络文学也是很好的载体。国外引进的儿童文学作品,像《哈利·波特》《波西·杰克逊》,在中国的影响力太大了,以至于中国小学生讲起希腊神话头头是道,对自己的文化却懵懂无知。怎么办?我把《搜神记》《封神演义》等书中的神话元素提取出来,置入小说中,比如《驭兽斋》中写到主人公收集近百斤的铁矿炼制丹炉鼎,展开"御风术"在山风中如龙蛇般快速穿梭,运用冥想修炼武学……我想用玄幻文学的方式告诉孩子,其实我们也有很多很棒的神话故事,一点也不比西方逊色。

文艺周刊:很多人认为,《哈利·波特》《指环王》《复仇者联盟》其实和中国的玄幻小说很接近。那么,玄幻小说有没有可能像西方经典IP那样,成为一股强劲的文化输出力量?

雨魔:其实Wuxiaworld等网络文学翻译网站在国外走红,已经标志着优质网文的国际影响力,我的许多小说如《兽王》《少年幻兽师》在新加坡等国家就很受欢迎。在我看来,很多玄幻小说写得非常好,它们把中国文化元素和天马行空的想象做了很好的结合,媲美《哈利·波特》《指环王》,我们有这个实力。但我想,我们能不能更多地抱着不同文明之间平等交流、美美与共的态度,而不是总想着输出什么?说到底,文化间的交流依赖的是作品,作家需要扎扎实实地写作,用过硬的作品来说话:我们有好看的故事给你们看,你们来不来看呀?文化间的交流只有落实为作者和读者之间、作者和作家之间,以及读者和读者之间的交流,它才是最有力的。

这就回到了问题的原点:我们要生产出更多更精品的网文。我常说,速度比较重要,质量很重要!我每写一本书,都要私下里查很多资料、读更多的书,曾经为了写《寒武狂潮》专门报了营养师培训班,等小说写完了,营养师证也考下来了。精品化道路背后还需要整个社会的进步和读者知识审美水平的普遍提升——只要我们每个人都进步一点点,整个网文产业就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天下归元:

不认同"大女主",希望女性自立自强

天下归元,原名卢菁,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潇湘书院金牌作者。已出版《扶摇皇后》《凰权》《燕倾天下》《帝凰》《女帝本色》等古风言情小说,风格磅礴大气,多部作品荣登当当网青春文学热门新书榜首,据其小说改编的电视剧《扶摇》《天盛长歌》影响广泛。

文艺周刊:单从一系列小说的名字,已经能够窥见古风言情小说的特色,根据《扶摇皇后》《凰权》改编的电视剧《扶摇》《天盛长歌》也因此被称作"大女主剧"。您认同这样的称呼吗?

天下归元:我的小说不是"大女主"。"大女主"是个标签,好像女性一定要"碾压"男性似的,我想传递的是一种平权意识,女强男也强,最美的爱情就是优秀的男性与女性之间相互扶持、一同成长。很多人觉得"大女主",是因为孟扶摇、凤知微、太史阑这些形象和以往言情小说里需要男性保护的柔弱女性太不一样了,她们自立自强、洒脱不羁,可纵马杀敌,也可立朝治国,而近年来这样的女性形象"井喷",其实反映了时代的进步和社会意识的变化,女性越来越追求人格的平等和自我价值的实现,所谓"大女主"不过是顺应了读者的这种心理。比如曾获"全国优秀女性文学奖"的《扶摇皇后》,小说里孟扶摇和爱人并肩而立、披荆斩棘,"虽千万人吾往矣"!我希望将这种自立自强的人格理想注入女性读者心中,让她们更勇毅,无畏世间风雨。

"大女主剧"有时也被诟病讲究权谋甚至走向"暗黑",这个问题我也注意到了。所以在电视剧《扶摇》里,扶摇最后没有做女皇,选择回归普通生活,这才是我们要表达的:小说中争斗的根本目的不应是为了个人私利,而是为国为民,出于大义。

文艺周刊:您曾在接受采访时说,每年会花半年时间"充电",床头一套《资治通鉴》,尤其爱读《收获》《十月》。这样看来,至少在阅读积累方面,网络文学作家和传统作家似乎并没有特别的不同。

天下归元:没错。我至今还坚持订阅《收获》《十月》《小说月报》,不存在专门腾出时间"充电"一说,而是随时随地都要"充电"。写作消耗很大,如果只看通俗文学作品,可能进步有限,特别是网络文学常被诟病的套路化严重、新意不足、深度不够,这些都需要依靠作者大量的、高质量的阅读来改善。

"充电"也不是光读书,还要观察生活。《扶摇皇后》里有一段母亲为女儿放弃生命的情节,灵感就来自我在上班途中看见一位母亲办急事去闯红灯,却不让女儿跟着,怕出危险。书中和现实生活中都有庞大的信息流,敏锐的作家才能及时get到,抓取适合自己的,成为写作的营养。

文艺周刊:从2008年入行至今,您见证了十年来网络文学的发展变化。这个过程中最让您印象深刻的是什么?

天下归元:那一定是主流文学界对网络文学的态度变化。2011年中国作协首次举办网络文学研讨会,《扶摇皇后》是五部研讨作品之一。早期参加这样的研讨会,我们常常感到被误解、被低视,不止一次有前辈当着我们的面很不客气地说,网络小说都是垃圾!其实他连我们的作品都没好好读过。但这两年,这样的声音少了,许多从事传统文学研究的学者开始认真地阅读、研究我们的小说,更让我感动的是,有时恰恰是当年曾经批评我们的东西是"垃圾"的前辈,如今写出了非常公允、精到的评论文章。还有像北大的邵燕君老师,以青年学者独有的视角,把网络文学研究当作一项严肃的、长期的事业来进行。邵燕君老师说,面对网络文学,我们如何"引渡"旧有的文学传统,来建立一套符合网络文学自身现实的批评体系?作为作家,我很乐意看到这方面的探索。

跳舞:

精品网文,不比好莱坞故事逊色

跳舞,原名陈彬,起点中文网白金作家、江苏省网络作协主席。代表作品有四大西方奇幻小说《变脸武士》《恶魔法则》《猎国》《天骄无双》,四大都市小说《欲望空间》《嬉皮笑脸》《邪气凛然》《天王》,多部作品完成网络游戏跨平台改编。2018年,跳舞以3400万人民币的版税收入位列第12届网络作家榜第7位。

文艺周刊:您曾说过,网络文学天然扎根于人民之中。这似乎是对网络文学粉丝属性的另一种理解。

跳舞:没错。传统的精英文学要想抵达读者,必须先经过筛选、审稿,可能100篇里面仅有1篇能被读者看到(甚至比这严峻得多),可以说,是编辑的审美决定了读者能看到什么。网络文学的出现改变了这种状况。读者想看到什么,选择权在读者自己手中,读者也可以通过发布评论对作品及时反馈,广大读者和作者一起,共同塑造了网络文学。并且,在网络文学出现之前,文学可能从没有像今天这样抵达如此广阔的受众面——每天,在社会的各个行业、各个场所中,在公交车、地铁、餐厅、学校的图书馆、公司的办公室里,都会看到许许多多读者捧着手机,在阅读我们的网络小说。人们之所以喜欢网络小说,是因为它触动了我们普通人心底最深沉的痛与爱,最隐秘的愿望和焦虑,并与之互通、互动。这不就是网络文学的人民性吗?

但"人民"毕竟不等于"粉丝",网络文学不能片面地迎合读者的趣味,还是要有提升,有引领,经得起价值观和道德观的拷问,让网络文学成为一个健康发展的行业。

文艺周刊:目前,全产业链IP开发成为网络文学新常态,您的多部作品也完成了游戏改编。对这种现象,您怎么看?

跳舞:网络文学早已不再是单纯的网络文学了,它渐渐地向人们业余娱乐生活的各个领域扩张,涌现出市值超过千亿的独角兽型文化网站公司和一大批广受网民追捧的人气网络作家。统计显示,根据文学IP改编的电影作品大约占据了目前中国电影总票房的25%,每年的电视剧收视率排行榜上,由网络小说改编的作品占据80%以上!动漫行业更不必说,改编自网络小说的动漫作品远销到有"动漫王国"之称的日本,连美国好莱坞也关注到了我们的网络文学。而这些,我们都可以骄傲地为它们打上"中国造"的标签。

所以你看,网络文学已经发生了变化,我们不能停留在创作的视角去谈论它,不能因为它迎合了改编等其他形式就认为它丧失了应有的品格。拒绝"洁癖",抱着开放、包容的态度,才能让网络文学的文化效益、社会效益、经济效益充分地涌流,为时代作出更多贡献。

文艺周刊:"火"在东南亚的都市言情和宫斗,走红在西方的仙侠玄幻,让人们看到"网文出海"的广阔前景,中国网络文学也因此和美国好莱坞大片、日本动漫、韩国偶像剧并称为"世界四大文化奇观"。对此您怎么看?

跳舞:我最大的感受是,中国网络文学在国外受到追捧,充分印证了中华文化的巨大魅力,让我们的文化自信有了更深厚的基础。我经常在网站上看到,一些外国读者对玄幻小说中的词汇很感兴趣,他们问:"渡劫"是什么意思?"道友"呢?"一炷香"到底是多长时间?道家里讲"一生二,二生三",还有哪个神仙掌管什么职能,这里面有什么说头?所以你看,玄幻小说里其实埋伏了很多很玄妙、很中国的"梗"(玄幻小说的本义就是建立在玄学基础上的幻想小说),不需要说教,就用好看的故事,一下子激发起外国读者对中国文化的兴趣。我们作家之间聊天时,大家都很自豪:我们网文中的优秀作品,在故事上哪里比好莱坞逊色?只是我们的影视工业没那么强大罢了。

所以,网络文学IP开发,文学文本和改编要"两手抓"。我一向建议,原著作者应自己参与到改编的过程中来,只有这样才能最大限度地保证改编质量。在小说创作上,除了积极参与江苏网络作协对作家的扶持培养,我个人在自媒体上做得更多的,其实是劝那些没有文学基础和天分、坐不住冷板凳的人,不要贸然进入网络小说创作领域——毕竟,在经历了泥沙俱下的初期阶段后,精品化、经典化才是网络文学努力的方向。一枝独放不是春,更多优质网文涌现,伴随IP扩大效应,将会让文学大地"春色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