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进退与褒贬,91岁的奥斯卡何去何从

来源: 北京日报 | 曾念群2019年03月01日08:38

看似坐怀不乱,其实暗藏妖风

第91届奥斯卡颁奖季的喧嚣尘埃落定,按照我们的优良传统,当首推拿奖多者,不过照这个逻辑做出的标题诸如"《黑豹》独中三元成第91届奥斯卡大赢家""《波西米亚狂想曲》独揽四座小金人领跑奥斯卡"等等,一定尴尬得要死。所幸《黑豹》没有一黑到底拿下最佳影片,而一举起获包括最佳影片、最佳原创剧本和最佳男配角的《绿皮书》也有三金在手,《罗马》则拿下最佳导演、最佳外语片和最佳摄影,以证电影艺术之清誉。

整体而言,第91届奥斯卡大奖除了最佳女主和一些技术奖,基本都在看影迷预估射程。含金量最高的《罗马》得偿所愿,《绿皮书》也拿下它该得的;影帝的归属在《副总统》的克里斯蒂安·贝尔和《波西米亚狂想曲》的拉米·马雷克之间斡旋,橡皮人贝尔虽放话最后一次为角色胖瘦,但上一届刚颁给《至暗时刻》里类同的加里·奥德曼,考虑其他竞争力的表演类型情有可原;相比之下,影后之争似乎并没有那么突出,可就在大家把注意力都集中在《贤妻》格伦·克洛斯的第7次提名时,奥斯卡戏法般把大奖给了凭《宠儿》首获提名的奥利维亚·科尔曼。

老实说我并不喜欢获十项提名的宫斗戏《宠儿》,然而奥斯卡似乎有意保障它不至于颗粒无收。我也没那么欣赏《黑色党徒》,可就在茱莉娅·罗伯茨揭晓《绿皮书》为最佳影片时,已经收获最佳改编剧本的《黑色党徒》的斯派克·李愤然离席。91岁的奥斯卡看似坐怀不乱,其实暗藏妖风。

漫威超英大举入侵:奥斯卡奖的下行信号

《罗马》和《绿皮书》的众望所归,一方面表现出奥斯卡对电影艺术的尊重,而漫威超英大片的大举入侵,则释放出一个背道而驰的信号。其实早在去年8月,奥斯卡官方就曾宣布增设最流行影片奖,后在一片反对声浪中被迫取消。毫无疑问,该奖是为《黑豹》增设。作为漫威史上首个黑人主角的超级英雄大片,《黑豹》横空出世,跻身全球票房十强,成为去年好莱坞现象级影片,奥斯卡增设流行影片大奖,实为《黑豹》订制。

尽管最流行影片奖流产,但奥斯卡搞事之能不减。八大提名最佳的影片中,此前颇被看好的《不留痕迹》《你从未在此》《骑士》等纷纷出局,而漫威宇宙超级英雄大片《黑豹》赫然在列。遥想十年前,诺兰《蝙蝠侠:黑暗骑士》因未能提名饱受争议,终导致奥斯卡提名影片从5部增加到10部。十年间,《蜘蛛侠2》拿过最佳视觉效果,《自杀小队》拿过最佳妆发设计,《金刚狼3》入围过最佳剧本。超英大片一步步向奥斯卡主流靠近的过程,其实也是奥斯卡奖一步步向流行风向妥协的过程。今年《黑豹》获得包括最佳影片在内的7项提名,并最终斩获最佳艺术指导、最佳服装设计、最佳配乐,此外还有《蜘蛛侠:平行宇宙》还起获最佳动画长片,某种程度上也是奥斯卡奖下行的一个信号。

按照奥斯卡颁奖礼之前的预设,阿方索·卡隆将在颁奖礼广告时段接过他的最佳摄影奖,此外还有《波西米亚狂想曲》最佳剪辑等三个奖项移至广告时段颁奖,可想而知,列位获奖嘉宾彼时彼刻站在聚光灯下是何等尴尬。所幸阿方索·卡隆早有先见之明,公开发布"影史上曾有没有声音、没有色彩、没有故事、没有演员、没有音乐的杰作。但没有一部电影能缺少摄影和剪辑而存在"的声讨,架不住各方压力的奥斯卡,只好将广告时段颁发四大技术奖项的规划作罢。

本届奥斯卡主动求变未能得手,被迫求变倒是成行,由于主持人因言论不当退出,奥斯卡启动三十年来首度无主持人驾驶模式。从最终效果来看,无主持模式并没影响到大奖的流畅性和活跃度,而由超英红星构成的"大礼包",成为本届颁奖盛事的奖台外靓点。光是"漫威礼包"就包括"美国队长"克里斯·埃文斯、"惊奇队长"布丽·拉尔森、"女武神"泰莎·汤普森和"黑豹"查德维克·博斯曼等,DC的"海王"杰森·莫玛则与《权力游戏》老搭档"龙马"艾米莉亚·克拉克打包出席。

91岁的奥斯卡在求变,这是显而易见的事情。问题在于,它这个变量是下行的,大有向超英流行靠拢的架势。此外,这个美国影艺学院奖求变的过程中,也越发夜郎自大,比如此次未能兑现的广告时段颁发四大技术奖项的设计,显然冒着不尊重电影人之大不韪。对于这嬗变的世界来说,追求收视率的奥斯卡盛典求变并不是坏事,但须以对电影人和电影艺术的尊重为基础。

多元化:自我修正还是矫枉过正

多元化是本届奥斯卡的显著特征。就拿五个最佳导演提名来说,美国黑人和白人导演各占一名,剩下三位都是来自墨西哥、希腊和波兰的外来务工人员。

最佳影片《绿皮书》聚焦种族和阶层矛盾,这也是黑人演员马赫沙拉·阿里在《月光男孩》后,第二次获得最佳男配小金人;最佳外语片和最佳导演得主阿方索·卡隆生于墨西哥城,他上一次获得奥斯卡最佳导演的是科幻片《地心引力》,没想到他讲起老家故事《罗马》更具艺术张力;《波西米亚狂想曲》根据英国皇后乐队故事改编,埃及裔新科影帝拉米·马雷克为主唱佛莱迪·摩克瑞的传奇人生又摹上靓彩一笔,埃及裔演员上一次奥斯卡封王还是1962年《阿拉伯的劳伦斯》时的奥马尔·沙里夫;最佳改编剧本奖《黑色党徒》编剧兼导演斯派克·李是位黑人老炮;最佳动画长片《蜘蛛侠:平行宇宙》导演彼得·拉姆是获此荣誉的首位非裔导演;此外最佳纪录长片《徒手攀岩》和最佳动画短片《包宝宝》导演则是亚裔。

这是一个修正的结果,也可能是一个矫枉过正的结果。在第88届奥斯卡提名中,4大表演奖20个提名连续两年被白人包揽,肤色单一问题饱受诟病,黑人导演斯派克·李干脆宣布抵制该年颁奖礼。面对质疑和抵制,影艺学院举行理事会通过改革方案,以提高会员构成多元性。次年第89届奥斯卡,《月光男孩》凯旋,黑人演员马赫沙拉·阿里捧起他人生的第一个小金人。而去年的第90届奥斯卡,个人没那么喜欢的《逃出绝命镇》笑到最后。

本届奥斯卡的多元化除了肤色和国别,还体现在网飞(Netflix)和漫威的破局。个人以为,如果是诺兰《蝙蝠侠:黑暗骑士》水准的超级英雄大片,奥斯卡没必要固步自封设置壁垒,但如果是《复仇者联盟》系列的水准,还是要洁身自爱为妙。但愿越来越多超英大片按照奥斯卡大奖水准来打造,而不是奥斯卡奖越发向超英大片倾斜。

这里重点要说的是网飞的破局。虽然此前斯皮尔伯格等放言"只在电影院上映一周的电影不应被提名奥斯卡"试图设障,但网飞出品的《罗马》依旧获得10项提名,其中墨西哥素人主演爆冷提名女主,加上《巴斯特民谣》《生命终局》和《句尾》四部作品,网飞本届共计拿下15项提名,并最终斩获最佳导演、最佳外语片、最佳摄影和最佳纪录短片四项大奖。所谓英雄不问出处,网飞基因的《罗马》,不仅是去年世界电影中的佼佼者,也是近年全球电影中罕见的艺术流,只要是好电影,奥斯卡不应错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