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投稿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水东门
来源:中国亚博体育app苹果版 网 | 忧子   2020年10月13日22:09

一段古城墙,擎着连江灯火

彻夜疗伤,犹如一个老纤夫丢失身份后

还能在梦里,拾起波涛的壮烈

一条石梯道蜿蜒上下,向闹市茶坊

递过去远山近水的悠闲,又接过来

一些生冷不忌的俗念

石板上的凹凸,属于战乱中

到岷江取水的人。忍受着女墙后的窥视

忘记权杖的易容术,他们用扁担

挑起一个时代的苦头与盼头,穿过

这道叫“固圉”的城门,也穿过

自己生命的遗址,留下湿漉漉的跫音

此刻我远眺潮头,仿佛它是一根特制表针

如实记下月光的嬗变。而风的马帮

正唱着山歌赶过江面,是否要同那些芒萁

珠胎暗结,在它们扎根的古墙伤口上

踩出一条茶马古道?多少崩塌,化作博物馆里

冰凉的数字,谁说历史不是一门悲伤的学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