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投稿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李达伟:书写乡土物事 记录不屈精神
来源:民族时报 | 李航   2020年10月14日12:10
关键词: 李达伟 《大河》

打开白族作家李达伟的新浪博客,从2012年开始,他每年都会对自己的写作、己发表的作品进行梳理,有的是反思,有的是计划。书写乡土物事,记录民间文化是他写作的主题和追求。

2020年对李达伟来说注定意义深远,因为他凭借散文《大河》获得了第十二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

书写乡土物事

李达伟是80后,现在《大理文化》杂志当编辑。2007年,李达伟读大学二年级时,与写作结缘。“我们写作课的老师,把我的一篇习作推荐给了我的恩师纳张元老师,在办公室里,恩师逐字逐句地帮我修改,并推荐给我们学院报的老师,我的习作便在他们的关心下不断见诸于学报。”李达伟说,“在那之前,我只是沉迷于阅读。从那时开始,我开始对写作有了强烈的兴趣,并最终让写作成为了自己日常生活的一个重要部分。”

2010年李达伟大学毕业后,以特岗老师的身份来到了怒江边的一个村子。谈到写作《大河》的缘起时,李达伟说:“怒江就在我教书的那个村子前面一直流淌着。怒江是我见过的第一条真正的大河。我是在2014年的时候,从怒江边回到了大理,2017年的雨季我重新回到了原来教书的地方,并有意出现在了当时泥沙俱下滚滚流淌的怒江边。就是在那样的一种情境下,开始萌发了写作《大河》的想法。”

《大河》的写作,是一种重返式的写作,那些在怒江边教书和生活的过往开始浮现;同时也是一种在场式的写作,怒江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在写怒江的同时,李达伟表示他更多是在写人,写人们与怒江、与生活的世界之间的那种关系,并进行了一些关于自然、人生、命运的思索。

记录不屈精神

写作很多时候面向的就是人,李达伟更多是在仰视他们,仰视他们在当下纷繁庞杂的社会中,那种不屈,那种在困境困难面前,所依然坚守着的品质。李达伟说,“在看到他们用生命制造的那种命运感时,我看到了自己,看到了自己的亲人,所以我也不断在写他们。无论在《大河》《高黎贡》还是现在正在写的《苍山》中,都有着祖辈的出现,我有种强烈的感觉,祖辈就是用生命和命运滋养着我的写作,许多人就像祖辈一样,一直在用他们的命运滋养着我的写作。”

来自乡土的李达伟一直关注着乡土、书写着乡土,他现在正在写着一个长篇散文《苍山》。“在这之前,写了好几个地域性和民族性不是很强的作品。而《苍山》,又必然无法避开民族性和地域性,当然我也想在里面呈现一些如何处理民族性和地域性的方式。《苍山》已经计划了好几年,但一直不知道怎么写,直到今年,我决定先把自己所认识的苍山写出来。写《苍山》,不只是写山,我想重塑一种筋骨,重塑一些在这个时代多少显得有些稀缺的精神,我想重拾那些渐行渐远的忏悔、善良、爱情、真诚、胆色、平和、谦卑、敬畏、博爱。苍山是我精神性的山,它早已包含了一切的山,同时还包含了一切不是山的东西。”李达伟说。

“作为一个少数民族写作者,我觉得文学所具有的记录与反思功能,对如何保存传统文化和民族精神还是有一定的作用。”李达伟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