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投稿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借助5G传播,发展新时代的文化事业
来源:文艺报 | 张慧瑜 陈昱坤   2020年11月16日09:04
关键词: 5G 文化传播 新时代

在刚刚结束的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上,对新时代的文化建设工作从战略和全局做了新的规划和设计。文化建设不仅需要把握住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这条主线,也要回访新中国革命史、建设史、改革开放史所开辟出来的文化经验,解决好文化载道、主流价值传播的问题,运用现有的媒介技术与文艺市场的繁荣,不断挖掘出具有人民性和现实性的文艺佳作,坚持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发展道路,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

文化事业的发展,首先要坚定文化自信,坚持马克思主义价值观。十九届五中全会指出,要发展我国的文化事业,必须坚持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新中国成立以来,文学艺术领域涌现了一大批人民艺术工作者,他们书写人民经验、反映群众生活,创作人民大众喜闻乐见的文艺作品。其次,发展新时代的文化事业,文艺创作要重回人民性的传统,创作者眼睛要向下,担负起人民生活观察者、记录者的社会角色。十九届五中全会指出,“加强现实题材创作生产,不断推出反映时代新气象、讴歌人民新创造的文艺精品”。现实主义不仅是艺术创作中的专业名词,也是社会主义文化的表现形式。很多文艺工作者为了反映真实的群众生活,善于对人民的日常生活进行深入调研,无论从对话形式、动作设计、场景展示等都完全复现了群众的真实样貌,这样的作品必然携带着鲜活的人民性特征。近几年涌现的主流电影如《流浪地球》《夺冠》《我和我的家乡》《一点就到家》等不仅叫好,而且叫座,就因为这些电影专注于主流价值之下的国族情感叙事与艺术创作的结合,表现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全面小康、脱贫攻坚等时代命题,塑造了互文性的文化与政治想象,获得了很好的社会效果。

在今日,无论是支撑文化生产的技术,还是传播的媒介方式都发生了根本性变化。随着5G通信技术的全面铺开,现有的媒介传播格局也面临重组,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要实施全媒体传播工程,做强新型主流媒体”。新型主流媒体是切合当今网络生态的主流媒体,5G使得信息文化传播速率呈现指数级上升,结合5G时代的信息传播特点,文艺创作也需要创新。5G技术是全媒体发挥效力的基础,加快全媒体工程建设,让人民群众更加关注媒介的沟通互动功能而不是单向传播功能,媒介应该诉诸于对人民群众生活场景的关注并及时进行信息反馈,塑造全媒体在新时代的文化记忆。

在5G传播的模式中,速率成为“不是问题的问题”,媒介本身成为“去媒介化”的隐没要素。中国革命建设中善于一定的媒介形式传播信息与文化,如黑板报、宣传栏等,都是服务人民群众的基层传播媒体。新中国建设中也对媒介进行了参与式改造,鼓励人民群众用各种“就地取材”的媒介,创作丰富多彩的群众文艺。在新时代,5G智能传播让技术反哺媒介,使技术本身改变了传统媒体的单一传播向度,让用户、使用者更容易参与到媒介生产中,使得媒介运行的重心由在场实体转向云端,只要嵌入虚拟程式与云端数据人们就可以开启自主传播,如乡村滚动大屏与广播系统可以绕开烦琐的电缆搭建与大城市基站实现数据互通,智能化产品更广泛地嵌入人们的日常生活中,每一个人都有可能成为自主传播的信息终端,这对于满足人民群众的美好生活需要有重要意义。

要使文化传播发挥最大效益,离不开我国近年来重视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尤其是要推进城乡公共文化服务一体化建设。我们要充分发挥互联网与尖端移动通信技术的作用,利用好网络时代的传播形式,如互联网短视频是贴近群众的文化生产平台,低门槛的注册与生产机制满足了群众的表达权利与书写权利。借由移动技术的支撑,纪实的、即时的、大众的短视频是基层群众文化生活不可或缺的维度。

短视频起初的构想本应是人民大众的和普惠的,然而在其实际的商业化发展过程中,短视频平台对于用户个体在平台空间显影的机会并不均等,用户的价值重新回到了以流量数据为标度的盈利个体,未能跳脱出商业的发展逻辑。有些短视频成为塑造身份对立、品位区隔等商业化逻辑的代表物,之所以会有对于一些短视频“土味”“蹭热度”“网红”等指认,是因为网民在诸如城乡、性别等二元对立结构中呈现出巨大的话语连续性断裂,土味短视频成为城市窥探农村生活的媒介瞬间。互联网平台在激发用户创作活力的同时,也将内容端的分发权完全以算法逻辑助推,而没有考虑到受众的众多差异化因素,其中的分拣和传播权力被互联网中的专业化博主利用,以积累个人舆论热度,在文化传播与基层的空隙间恣意生长。这些都是值得反思的现象,中国的互联网产品不应被算法绑架,要兼顾社会和公共效益。

另外,短视频本身是现代媒介技术运用的下沉,基层群众对于摄影、摄像、录制与剪辑等现代技术手段的掌握并不容易自发习得,这需要基层文化工作者承担起文化传播的职能,扮演由城市向乡村逆向流动的“知识扶贫”的角色。文艺工作者要起到模范带头作用,协助基层群众进行网络内容创作,在基层教育中普及基础的网络内容生产知识和影像媒介、社交媒体的传播原理,做好新时代的“数字扫盲运动”。而乡村振兴、城乡融合也不仅是物质水平、基础设施层面,更应从文化层面打破二元对立的区隔,这需要焕发基层的、乡村的文化活力。在中国媒介技术高速发展且已取得世界性成就的今天,我们需要把新技术与人民群众的创造力结合起来,发展出以人民为主体的文化传播模式,更加普惠式、均等化地实现文化事业发展,这也是我们坚定文化自信的最好体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