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投稿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贵州作家·微刊|王富举:太阳照
来源:贵州作家·微刊 | 王富举   2020年11月17日08:16

桃花

真的就快要萎谢了

也许一阵风

便会将她们缓缓吹散

唉,春天也快要萎谢了

我急切地想要去到你那里

倘若再往后

光阴也就萎谢了

下雪

天空假寐

将暮的光线弯曲

雪纷纷落下

像极了

一击粉碎的生活

仿佛一切都是可以改变的

仿佛,这苍凉而虚妄的人间

一切都已习惯躲藏

夜饮丽江

爱人,请把这锥形的酒杯斟满

光影飘摇已久

谁都可以将过往爱恨

一饮而尽

十步之外

夜色独自清寂

弹唱者,沉醉旧事。仿佛

一个人怀抱全世界的悲欢

远处的雪山一定一直醒着

她轻赶流水,轻赶风

在这无边的帷幔里

吻向陌生人的额头

全部的石桥同时陷入沉默

河灯婉转飘逝

如一个年少的梦境,转瞬

晦暗不明

太阳照

太阳照着抄子屯

也照着

长空下的江山

立春后的祖国

村落里,鸡犬安静

阳光下的白岩和姥姥顶

草木安详

太阳照着远处的六郎山

也照着,晒席里金黄的谷物

照着田畴间的一顶旧草帽

太阳还照着一条名叫赐宝塘的河流

它们拥有一样的孤独、宁静

它们一样暗藏梦和远方

别长安

九月,古长安被槐花攻陷

九月,夜色里的槐花纷纷翻越城墙

她们皎洁、明媚

有着俗世的爱憎

和月光一起慢慢变冷

从咸阳到青城

几枚落花

一直安睡于假寐者的掌心

忧伤

嫦投湾漫山的树叶又一次

被时间逼退,于低矮处

泛着细微之光

小径独自枯瘦。初冬里

风缓缓抚过古老梯土的忧郁

多年以来

它们一直在等候一个熟悉的陌生人

仿佛自我的孤立和背叛

滚烫的陨石来自一个黯淡的夜晚

黄昏里

祖父的墓旁落满斑鸠和野鸽

它们低低鸣叫,觅食、踱步

它们没有远方和忧伤

喜鹊叫

喜鹊喳喳叫

年关将至

喜鹊喳喳叫

天初晓

村庄骨骼扭动

喜鹊喳喳叫

那个被生活压在煤井里的人

一直没有回家

王富举,笔名陌云,男,仡佬族。亚博app客户端下载 第二期少数民族文学创作培训班、亚博app客户端下载 第二期公安作家研修班学员,公安部文联第二届签约作家,曾获中国公安亚博体育app苹果版 年度诗人奖等奖项。作品见《诗刊》《民族文学》《山花》《作家文摘》《啄木鸟》《诗林》《黄河文学》《时代文学》等刊,出版有诗集《王富举诗选》、《中国亚博体育app苹果版 地理-遵义九人诗选》(合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