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阿胜的头像

阿胜

网站用户

小说
2021 10/05
分享

中国作家网小说参赛作品:人到中年

阿胜

在这个夏天,张二心中莫名地惆怅、焦渴。他孑然一身,无依无靠。走着或是躺着,他都想嚎啕大哭。他本有一个可爱的女儿,无奈他那个四川的妻子跟他吵一架后,带着女儿回了四川。

他思念他的女儿,看着房前树上飞来飞去的鸟雀,他就像看到了活蹦乱跳的女儿。于是,他茶饭不思,夜不能寐。

那日晚饭后,他来到坟山,跪在父母坟前,就看到了父母慈祥的脸,轻柔的山风就是母亲轻柔的抚摸,硬实的黄土就是父亲硬实的掌茧。他将黄纸一张张点着,泪眼婆娑。 嘴里念念有词:“思念呀,就是座坟墓,你在里头,我在外头。”

自幼在父母呵护下的张二此时很无助,父亲在当地有威望,母亲在医院妇科。张二打小但凡做错了事,人家都让着几分,更不说有人欺负。就是别人闹纠纷,都要请张二父母出面调解。

如今,张二被一个大家族威胁到了,没有人主动帮助,平日里有委屈能听他吐露的妻子也回了娘家,他就这样惶惶终日郁郁寡欢,怕见到人,就来到这坟山。

手机响了,是作协副主席打来的电话。副主席邀请他周末去朱家村采风。

副主席不说是朱家村还好,一说朱家村,张二的心里就一紧。立即回绝邀请。

副主席也奇怪这个在诗坛小有名气且有呼必应的诗人怎么就拒绝了邀请,况且去采风有吃有喝,并能领到一千块钱。这人是哪根筋出了问题,干嘛跟钱过不去呢?就问:“张老师,您这是怎么了?这采风活动可是有媒体记者跟踪报道,没有您的参加,我们的采风活动不上档次嘛,市委宣传部领导指定要请您参加。您就屈就一下吧,何况是宣传我们家乡,为家乡代言,书写家乡嘛!”

在文艺界说话硬气的张二气不打一处来,说道:“什么宣传家乡哟,你们不过是看我在核心期刊上发表了一些亚博体育app苹果版 ,想拉我去站台,当我是‘三陪’呀?不去!我没空!”说完,张二就挂了电话。

副主席并不知道朱家村五十五岁老支书朱泽豪跟张二父亲一直有过节。张二的姑姑嫁到朱家村,生了三个孩子后丈夫就死了,拖儿带女生活艰难。政府见张二姑姑困难,就每季度都给张二姑姑家钱粮接济。可是,接济的钱粮到了支书朱泽豪那里,朱泽豪却故意扣着不及时发给张二姑姑,他就是要不到三十岁且有几分姿色的张二姑姑上门求她。性子刚烈且传统的张二姑姑自然是不会让朱泽豪得逞。恼羞成怒的朱泽豪就处处跟张二姑姑过不去,让张二姑姑生活得更加艰难。张二姑姑就回张家村娘家诉苦。张二母亲听了后怒火中烧,就跟张二姑姑到朱家村找朱泽豪理论,要替张二姑姑找回公道。到了朱泽豪家,没跟朱泽豪理论几句,朱泽豪那个得理不饶人的老婆就冲出来跟张二母亲对骂,说分明是张二姑姑守活寡受不了,来勾引她的丈夫。软弱的张二姑姑听了气得直哭,张二母亲就跳过去撕朱泽豪婆娘的嘴。两个女人扭打在一起,在医院工作的张二母亲哪是剽悍农村妇女的对手,被朱泽豪婆娘打得鼻青脸肿。随后赶来的张二父亲见老婆挨打,就冲过去帮忙,朱泽豪一见,就过去跟张二父亲打起来。两个女人见自己男人打起来了,就停手观看。当过特种兵的张二父亲几下就制服了朱泽豪,并让朱泽豪给张二姑姑道歉,让朱泽豪在前来看热闹的朱家村人们跟前没了脸面。从此,朱泽豪就对张二父亲恨之入骨,但却无计可施。

在张二父母相继死去之后,朱泽豪就要伺机收拾张二。

偏偏张二在高中的时候就喜欢上了同读高中的朱泽豪的侄女朱小虹,朱小虹也对张二有意,二人便眉来眼去,爱意满满。后来,张二考上山西师范大学,朱小虹考上了本地大专。到了外面的世界,张二就跟大学里的一个四川女同学相爱,去那女同学四川家办了婚礼,定居在了那女同学家城市。朱小虹也在本地跟一个镇长结了婚。张二和朱小虹的早恋印证了高中时代的爱情没有结果的说法。

可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和家乡的经济发展,张二在强烈的思乡情怀下,做通了妻子的思想工作回到了家乡,妻子回张二家乡一个私企当了会计,张二回到家乡搞起了旅游开发公司。女儿也回家乡贵族学校上学。一家三口从四川回来后过得顺利快乐。

可是好景不长,那年年底,张二父母相继重病离世。失去靠山的张二开始遇到了诸多不顺,另外一家后台更硬的旅游公司开始挤压张二,之前一直碍着张二父母忍受张二高人一等傲慢态度的人们也开始疏远张二。

人们认为张二傲气,不好相处,那是因为张二在大学里就开始写诗,且亚博体育app苹果版 自成风格,得到了各大亚博体育app苹果版 刊物编辑的青睐,诗作常常出现在各大亚博体育app苹果版 刊物,久而久之,他在亚博体育app苹果版 界名气越来越响,也因此吸引了一众喜欢他亚博体育app苹果版 的粉丝。他的四川妻子就是在大学里一次“张二亚博体育app苹果版 研讨朗诵会”上朗诵张二亚博体育app苹果版 而吸引了张二,并最终走到了一起。出了名的诗人是孤独的,烦恼也不为人所了解。他反感人们看到他像看到一个耍猴的一样,于是,脾气变得越来越古怪。他的亚博体育app苹果版 越来越朦胧晦涩,甚至有评论家评论张二的亚博体育app苹果版 太脱离现实,是一个少了现实人文关怀的诗人。于是,张二越来越苦闷,写诗变得越来越难。还好,他身边有他那个善解人意且懂他的妻子。毕业后就随妻子到了四川,在四川,他还是与周围人格格不入。于是,他回到了家乡,在父母的人脉关照下开始了新的生活。虽然开起了公司,他依然我行我素,不会溜须拍马,说话高一句低一句常常让一些有钱有权的人下不了台。久之,他就脱离了世俗,只有少数几个文学圈里的人与他往来。

后来在一次文联座谈会上,张二见到了朱小虹。已近四十的朱小虹开着本市最大“小虹艺校”,重点培训少儿模特、青少年街舞、成人爵士舞等,她本人自然是本市舞蹈协会的会员,因为朱小虹丈夫是领导的原因,她也是舞蹈协会的副主席。常年在艺校教舞蹈课,使得朱小虹身形苗条紧致纤长,瘦瘦的瓜子脸上一双大眼睛顾盼有情,看起来就是一个二十出头的漂亮姑娘。要不是朱小虹主动过来跟张二搭讪,张二根本就不相信眼前这个漂亮姑娘就是自己高中时的初恋情人,自己四川妻子年轻时也很漂亮,但是如今快四十的妻子固然已是黄脸婆,不曾想朱小虹还保养得这么好。于是心中狂跳,自惭形秽,不敢直视朱小虹。

朱小虹看着眼前这个大腹便便一身赘肉满脸油光头发稀松的油腻男人,怎么也不敢相信这就是高中时自己爱过的那个瘦削英俊男生。当听到文联主席介绍著名诗人张二时,她才从张二脸上找到了那双熟悉的眼睛。那双眼睛曾经多少次深情地凝视过自己,自己也多少次深情地凝视过那双眼睛。

于是,散会后。朱小虹款款走到张二跟前,用手碰了一下张二的胳膊,微笑着喊了一声张二的名字。

听到朱小虹叫自己,张二心头油然升起一股暖意,往日的美好时光在大脑一闪而过,忙着说:“小虹……是你?哎……不不,朱校长,刚才主席在介绍你的时候,我根本就没想到……啊,朱老师。”

朱小虹见紧张得额头上全是汗且结结巴巴的张二,就“噗”地一声笑了。说:“你紧张什么呀?嫂子又不在身边?”

张二也就跟着朱小虹扯了一下嘴巴,笑了。

两人东拉西扯地聊了一会,互留了电话和微信,便告辞。张二看着朱小虹苗条时髦的背影消失在楼梯口,便怅然若失,莫名地涌起一阵悲伤,想哭。

那一段时间,张二因为与朱小虹的邂逅,他翻遍了朱小虹的朋友圈,把朱小虹发在朋友圈的个人照片和视频全部保存在手机。他常常看着这些照片和视频思绪万千悲欣交集。他发现自己其实一直都爱着朱小虹,他小心翼翼地跟朱小虹交往着,担心朱小虹看不起中年发福且囊中羞涩的自己,担心自己的骚扰惹恼了朱小虹那个科级干部丈夫……他常常在对朱小虹一阵强烈的思念之后,对着镜中失魂落魄的自己哑然失笑,觉得自己鬼鬼祟祟地活在人间。

朱小虹也体会到张二依旧爱着自己,她也喜欢张二身上那股诗人的儒雅气质,只要有聚会,她都会很自然地坐在张二的身边。

因为朱小虹,久感创作枯竭的张二文思如泉,这个混迹诗坛一直对爱情诗嗤之以鼻中年诗人,也开始写起了爱情诗,这些炽烈的爱情诗居然在《十月》杂志微信公号上发表了。朱小虹读到这些跟她有关的亚博体育app苹果版 ,对男女情感久已麻木的她感动得泪流满面。当然,朱小虹的细微变化逃不脱他科长丈夫的眼睛。

一次聚会后,张二和朱小虹挤在一辆的士车的后座,彼此肌肤相触加之酒精作用,唤起了两人心中喷薄的激情。朱小虹用手紧紧地攥住了张二的手,两人滚烫的掌心将滚烫的爱意传递到了彼此的心里。张二就转头深情地看朱小虹,朱小虹也用深情的眼迎接张二,两张脸距离这么近,彼此急促的喘息舔舐着对方的脸。张二就情不自禁地将自己的嘴吻上了朱小虹的嘴……

两人在车后座的缠绵最终在出租车司机的一声咳嗽中停止,朱小虹轻轻地推开张二,少女般羞羞地低着头,说:“我到家了,我走了。”说完就拉开车门下车。张二伸手拉住朱小虹,不无期待地说:“小虹,你到家了?”他的意思是我可以去你家坐坐不?朱小虹看穿了张二的意思,就说:“老公刚回家了,打电话催呢,况且我女儿没有我陪根本就不睡。”

张二并没有松开朱小虹的手,而是从包里拿出一个褐色小盒子,深情地说:“这是我托朋友在缅甸买回来的纯正翡翠手镯,送给你吧,这样的好的手镯得配你这样大美女!”

朱小虹也没有推迟,微笑着接过了小盒子。

张二就恋恋不舍地松开了朱小虹的手,咽着口水巴巴地看着朱小虹的身影消失在霓虹中。

张二和朱小虹都没有料到,他们在车后座的亲密行为全被出租车司机看在眼里。这个出租车司机是朱小虹老公的一个远房亲戚,朱小虹老公和朱小虹虽然不认得这个司机,可是作为科长的朱小虹丈夫可是很多人都认识,“富在深山有远亲”,就是一般关系的普通百姓都认识朱小虹和朱小虹丈夫,何况这个远房亲戚的出租车司机呢?

很快,朱小虹和张二的恋情就秘密传到了朱小虹丈夫耳里,身为本地有头有脸的科级干部,朱小虹丈夫一方面告诫几个告密者不许声张,一方面开始观察朱小虹的言行。毕竟朱小虹出众的姿色让他很有面子,而且他们还有一个可爱的女儿。她不想让妻子的事情影响到自己正在上升的仕途。

在坐实了朱小虹确实跟张二旧情复燃之后,朱小虹丈夫决定要跟朱小虹好好谈谈。在谈之前,他特意从网上搜了一些张二的亚博体育app苹果版 和文章来读,同为中文本科毕业的他也对张二的亚博体育app苹果版 敬佩不已,这个张二未来可能会成为中国亚博体育app苹果版 界殿堂级人物。而且还经营着一家旅游公司,一旦旅游和亚博体育app苹果版 搭起桥梁,在亚博体育app苹果版 的助推之下,张二的旅游公司一定会发展壮大。精通政策和具有远见的朱小虹丈夫看到了张二事业广阔的前景!难怪妻子朱小虹会对他情有独钟,这就是内涵和魅力呀!这哪是那些只会读公文说空话套话的公务员所能比的呀?他忽然想到一句话——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他仿佛看到朱小虹正在一天天远离自己,朝着张二而去,一阵凉意就在背脊升起,一种失落的悲伤油然而生……

周末晚饭后,朱小虹和丈夫并肩走在小区人工湖边,看着在二人前边蹦跳着的女儿,朱小虹丈夫突然说:“小虹,我们都结婚几年了?”

朱小虹有点诧异,然后说:“你看你忙成什么了?连这个都忘记?九年了!”朱小虹嗔怪地叫。

朱小虹丈夫在心里感激妻子还记得他们的结婚时间。就看了一眼妻子。喃喃念道:


 那片沙渚,曾经哭泣

一只盘旋着无从落脚的孤鸟

却在赞美,那一对

站在屋檐底下的双飞燕


朱小虹又一次诧异了,诧异于丈夫怎么也诗兴大发,读起诗来了,就说:“好好的,什么孤鸟?羡慕什么双飞燕?有点伤感哟?”

朱小虹丈夫就说:“你不知道这是谁写的诗句吗?”

朱小虹说:“我一个学舞蹈的,哪知道你们中文系才子背的诗句哟?”

朱小虹丈夫说:“这是我们本地大诗人张二的诗句,我这几天都在读他的诗,就顺便背了几句。”

朱小虹听丈夫说出张二的名字,就一阵紧张,慌忙喊前边孩子的名字,想转移开话题。

朱小虹丈夫提高了音量:“小虹,张二不是你的高中同学吗?”

朱小虹见丈夫追问,就知道逃不开这个话题了,就说:“是呀,是我的高中同学,人家成绩好,考去了外地的重点大学,这才回来不到半年,就开了个旅游公司,还是市文联的座上宾,听说几个领导准备举荐他当作协主席哩。”

朱小虹丈夫说:“看来你还是比较了解他的嘛!我这个本该关心他旅游公司的干部倒是不如你了,我得向你学习才是。”

朱小虹听出了丈夫淡淡的语言里那份揶揄和醋意,便不再说话。

后来,别人又告诉朱小虹丈夫,在张二父母重病住院期间,朱小虹多次到医院探视,张二父母相继去世后,朱小虹还到张二家帮忙张罗,忙里忙外,神情忧伤不亚于张二亲人。

朱小虹丈夫知道生性泼辣敢爱敢恨的妻子迟早要投入张二的怀抱,便恨得牙痒痒。就利用自己分管旅游市场的权利开始给张二的旅游公司挑刺儿,可是张二凭着自己在亚博体育app苹果版 界的名气,全国很多游客都是冲着张二的名气和亚博体育app苹果版 来旅游的。尽管朱小虹丈夫在对张二公司鸡蛋里挑骨头,在吹毛求疵,但是张二依然把民宿生意做得风生水起!也使得那些打算在张二父母死了后排挤张二旅游公司的人无可奈何!

渐渐地,朱小虹丈夫发现,生性孤傲的张二其实不大管理旅游公司,公司基本都是交给张二的四川妻子打理。张二整天不是跟一帮诗友登山逛庙喝酒,就是参加各种各样的采风创作和会议应酬。朱小虹丈夫还发现朱小虹的伯父朱泽豪一直对张二家怀恨在心。于是,朱小虹丈夫就在这两个发现上做起了文章……

那个星期天上午,朱泽豪披着棉衣叼着烟斗来到了张二的旅游公司。朱小虹也正好带着“小虹艺校”的学生来参加张二旅游公司的宣传表演。张二看到朱泽豪,颇感意外,就赶忙走上前打招呼:“朱叔,您大驾光临,蓬荜生辉呀!”说着就掏出中华烟给朱泽豪递过去。朱泽豪举举手里的烟斗,摆摆手没有接中华烟。这个时候,不远处屋檐下,正在带着学生上台表演前热身的朱小虹也看到了朱泽豪,就朝着朱泽豪摆手打招呼。

朱泽豪没有理会朱小虹,而是对张二说:“张总,我今天来是找你们夫妻有点事情,你们夫妻俩可不可以找个地方我们聊几句?”

张二不知道这个从不跟自家来往的村支书要跟他聊什么,就把朱泽豪带到了董事长办公室,张二的妻子正趴在办公桌上写着什么。抬头看到张二领着朱泽豪进来了,忙站起来热情地跟朱泽豪打招呼:“哎呀,老支书来了,有失远迎。”

朱泽豪在沙发上坐定,等张二妻子泡好茶给他倒了一杯,他端起来嘬了一口。看着眼前的张二夫妻俩,说到:“我今天来就是想问一下张总,一个有妇之夫该不该跟其他有夫之妇交往?”

张二有些莫名其妙,说:“该交往的就要交往,不该交往的当然不能交往。正常的工作往来和生意来往是必须要交往的。老支书问这个问题是什么意思?”

朱泽豪一脸严肃,盯着张二说:“什么意思?你做的事情难道你不清楚吗?”

张二慌张起来,额头沁出了汗,说:“朱叔,话可不要乱说,我做什么事情了?”

朱泽豪声音变得严厉起来:“我乱说?我朱家堂堂一个大家族,不管男女走出来都是行端品正,光明正大,绝不做有辱家族的事情,我朱家的女婿在市政府也是有头有脸的领导,你说说,你是怎么去勾引我家的姑娘朱小虹的?”

张二惊慌失措,看一眼妻子,却看到妻子正蹙眉冷冷地看着自己。忙不迭地说:“叔,谁给你说的哟,这……这是绝没有的事情,我是跟小虹有来往,但那是我们公司需要她艺校孩子们来表演跳舞,我们给报酬的,况且……况且我们是高中同学,只是业务上的往来,我没有勾引她!勾引,多难听呀,何况我们都是有家庭的人。”

看到丈夫窘迫的样子,张二妻子倒是心疼起来,就帮腔:“是呀,老支书,您看小张也是知书达礼的人,还是作家,怎么就会勾引小虹呢?小虹经常来我们公司,还经常到我家吃饭,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啷个会当着自己老婆面勾引其他女人的事情嘛?”

四川妹子在说着这些话的时候,脑海里就闪现朱小虹平时跟自己丈夫交往的一些场景来,丈夫说朱小虹人脉广,她丈夫又是管着本地旅游的领导,跟朱小虹搞好关系有利于公司发展,而且还能和“小虹艺校”合作共赢。于是,就跟朱小虹建立了良好关系,有了频繁的来往。有的时候她是觉得丈夫跟朱小虹眼神呀语言呀什么的确实有些暧昧,但是她总觉得这是异性之间正常的反应。

朱泽豪冷笑一声,说:“姑娘呀,你是外地来的,又是大学生,很多时候你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呀!我一个快六十岁的人了,难道还跑到你家来栽赃说瞎话吗?”

性格孤傲的张二此时已由惊惶不安变得烦躁,烦躁继而转为怒火,他正想猛拍茶几大吼一声“给我滚!”却看到朱泽豪从披着的棉衣口袋里掏出几张照片扔到桌子上,说:“你们自己看吧,这就是铁证。”

这些照片有朱小虹双手搭在张二肩膀上的,有张二搂着朱小虹肩膀的,有张二拉着朱小虹站在河边树下的,有在KTV两人在昏暗灯光下贴脸跳舞的……

张二妻子看了照片,就笑了,说:“叔,你看这些照片都不只是他们两个人独处,都是很多人的聚会,这个社会,聚会的时候因为关系好搂着肩膀或者拉着手照张相,在KTV唱歌一起跳个舞都是很正常的,不用大惊小怪,这是您老落伍了,这不是勾引,是正常的社交!看您老人家还把这些照片拿去洗出来,多费钱呀?传这些照片给您的人也是居心不良,纯粹是挑拨离间嘛!”

张二听妻子不慌不忙的解释,跟着松了一口气。

朱泽豪也不说话,鼻孔里哼了一声,拿起手机拨通了朱小虹电话,让她进来一下。

着一黑色紧身裤黑色宽松长袖衫,扎着很随意马尾辫少女感十足的朱小虹活泼泼地来到了办公室。看到茶几上的照片,再看看三个人的脸色,就明白自己伯父今天来这里的目的了。就杵在那里不敢动也不敢说话。

朱泽豪也不喊朱小虹坐,严肃地说:“小虹,你父母死得早,我是像抚养自己的亲闺女一样把你抚养长大,从小我就教育你做人要光明正大,嫁出去了就要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要守妇道。可不能做对不起丈夫对不起家族的事情,朱家都是本地方几百年的大家族了。”

朱小虹点点头,轻轻说:“伯伯,你说的我都记得,可是这些照片都是我们聚会的时候闹着玩的,现在都流行这么玩,我下次注意点就行了。”

朱泽豪怒喝一声:“都伤风败俗了,还闹着玩?我朱家可丢不起这个脸!”说着又从棉衣的另一个口袋里掏出几张照片和几张叠好的A4纸。丢在茶几上。

张二妻子翻看着几张照片和A4纸上的内容,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然后嚯地站起,颤抖的右手指着张二和朱小虹,说“你们……你们竟然干这样的事情,你们……”张二妻子泪流满面,哽咽着说不出话。然后一转身跑进了休息室。

几张照片正是张二和朱小虹在出租车后座的缠绵热吻照,A4纸上打印的是张二和朱小虹肉麻的网络聊天记录。

后来,性格火辣的四川妹子到“小虹艺校”跟朱小虹理论,被小虹艺校几个舞蹈老师打了,闻讯赶到“小虹艺校”的张二非但没有问妻子如何,反而问起了朱小虹有无受伤。张二妻子转而跟张二吵了起来,大骂“你们这些写诗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都是酒鬼色鬼见异思迁忘恩负义的畜生”……骂到后来,心灰意冷,打了张二一记响亮的耳光,回到公司,拿了公司上百万的财务收支卡,带着孩子去了四川娘家。

张二妻子一走,旅游公司就没了主心骨,也没了流动资金,开不起工资,员工们大都做鸟兽散,只剩下张二大姐、大姐夫等少数几个亲戚在打理着民宿。其实更多的时候是在帮助张二招待那些来吃吃喝喝的诗人和文友,不几天,民宿经营就开始入不敷出,拉不下脸且不善经营的张二几只好转让了旅游公司和民宿,将转让所得资金开了余下工人的工资,带着剩下的几万块钱到了父母留下的那套房子里,闭门不出,日日醉酒。

正值夏天,那天他在房子里酒醒后,已是傍晚,他焦渴万分,思念妻女,思念朱小虹,思念父母。于是,他就出门,往父母坟山而去……

一辆黑色大众轿车停在了张二父母坟山下边的马路上,车上下来两个人,四十左右精瘦的那个是文联主席,发福微胖的那个是作协主席。他们从作协副主席那里得知张二不参加朱家村采风活动后,又联系到近一个多月来张二家庭情况和他旅游公司变故,就开车寻了过来,他们不能让这个在他们眼里殿堂级的诗人在他们辖内出了纰漏。

张二满脸通红,一身酒气,看到两个主席朝他走来,噘着嘴巴乜着醉眼也不打招呼。文联主席边呵呵笑着边摸出中华烟弹出一根递向张二,说:“张老师,都个把月没看到你了,看你这日子自由自在多潇洒!”

张二歪着嘴巴笑了一下,接过烟叼在嘴里,正欲摸打火机,作协主席赶紧打着打火机凑过去给张二点上。张二使劲吸了一口,清醒了大半,才开口:“两位怎么到这荒山野岭来了?”

作协主席说:“哎呀,张老师,你挂了我们副主席电话,还说什么你是三陪,这话严重了嘛,你是我们市亚博体育app苹果版 界殿堂级人物,我们哪敢对你呼来唤去的呢?我们考虑到这半年来你的具体情况,想必是你情绪不好,担心你出什么事情,所以就来看望你,到你家没找到你,打你的电话又关机,听你小区保安说你可能来这里了,我们就寻了过来。”

文联主席跟着附和:“对呀,我们都是文艺战线的战友和文友,担心你出什么事情,这半年两位老人相继去世,师娘又带着孩子不辞而别,你的公司又那样了,真是祸不单行呀。”

张二听了两人的话,又猛吸一口烟,随着叹息长长地吐出,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许久才说:“感谢两位兄弟的关心,我不是一个矫情的人,但这样的事情谁遇到了都会崩溃的,我就在想,我是不是不该回来,是不是老家不适合我。我也不是那种二尖瓣狭窄的人,凡事想得开,我究竟把他朱泽豪怎么了?他跟我父母的恩怨怎么能转嫁到我的头上来?我父母都已经过世了,他还不依不饶不想让我好。哼!我他妈的怎么会去朱家村采风呢?”

作协主席说:“哎呀,张老师,也不要这么去想,一个巴掌拍不响,我了解了一下,朱支书以前做事情确实过分,跟过世的大叔大娘有过节,他确实不该怀恨在心。但是人家找你闹可是有理有据,你跟朱小虹确实那个了嘛!嘿嘿。”

文联主席也跟着嘿嘿笑了几声,说:“英雄难过美人关,张老师,张哥,这事还真怨不得人家。咱们理亏在先。”

张二丢了烟头,朝文联主席说:“老弟,把烟再给我一根。”

文联主席又给张二点了一根烟,张二边抽烟边说:“那都是喝酒喝多了惹的祸,我又没把朱小虹怎么了,就是趁着酒劲抱着她亲了个嘴儿而已,我又没有跟她去开房和旅游度蜜月。咋就整得我勾引良家妇女一样了。酒醉了,就是一般女子挨着都把持不了要揩油吃豆腐,何况是老子的初恋呢?”

两个主席都忍俊不禁,作协主席说:“张老师也算是坐怀不乱,‘好色不乱乃英豪’,我佩服。”

文联主席说:“关键是真的‘坐怀不乱’吗?这个只有朱小虹和张哥才知道。呵呵。”

平时跟张二开惯了玩笑的两个主席调侃着张二,也倒符合了男人在一起话题总离不开女人的氛围。

张二白了文联主席一眼,说:“这事儿很蹊跷,偷拍照片的人是知道的,你说是谁故意把这些照片和聊天记录给了朱泽豪呢?且明明知道朱泽豪跟我家有过节。”

作协主席说:“朱小虹的聊天记录只有他老公最容易得到,你说还有谁呢?他堂堂一个科级干部,哪受得了你一个诗人给他戴绿帽子呢?”

张二恍然大悟,一拍脑袋,说:“对呀,就是他,事情暴露之后,我给朱小虹打电话,朱小虹始终关机,给她微信聊天,她直接把我拉黑了,我对她是真感情,为此我婆娘都跑了,公司都倒了,她倒是一个多月了对我不闻不问,我要是死逑了她估计都不晓得。”

张二说得有点伤感。

文联主席说:“对呀,张哥,为了一个初恋,这么折磨自己,活得这么痛苦,何必呢?你是诗人,诗人总是把人世间的感情想得那么单纯和美好,总是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想得那么简单。活在诗人的幻想世界里,这样要不得。还是要回到现实,该写诗写诗,该工作工作,你还得要养活自己和家人。”

作协主席也说:“对呀,张老师,人心隔肚皮,你如今是著名诗人,很多人跟你接触不过是看你的名气,一旦你身败名裂,鬼才理你呢?你想想这段时间以来谁真正关心过你,我想要是嫂子和你女儿知道了,肯定会心痛的。”

张二眼圈红了,自言自语:“你嫂子不会心痛的,我伤害她那么深,她原来是爱我的诗再爱上了我,跟我来这里创业,这个家全靠她,我却朝三暮四,对不起她,她寒心了,不会原谅我的。算了,由她去吧。只是,我很想我的女儿。”

文联主席说:“嫂子跟你是大学同学,知书达理,只要你负荆请罪,认真悔改,我觉得嫂子一定会原谅你的。老哥,就看你的态度,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哈哈。”

张二说:“怎么负荆请罪?她把我的任何联系方式都切断了。我联系不上她。”

作协主席说:“这不好办吗?写信呀?用最传统的方式给嫂子写信,寄到她家去,一天一封,每封信里都给嫂子干一首肉麻一点的诗,我就不相信嫂子不会心动?”

张二点点头,然后又说:“万一她不回复呢?”

作协主席说:“那你就亲自到四川她家去嘛。她一个女人家,又带着孩子,时间久了也会孤独也会觉到你的好来。这个没有问题。”

张二狠狠地扔掉烟头,说:“行!走,二位陪我喝酒去。”

文联主席说:“好,但是老哥你要答应我一件事,我准备这个月底开一个‘张二亚博体育app苹果版 研讨会’,把市里各单位主要负责人及市里文化界名流都邀请参加,这样一来表示文联对你的支持,二来也向外界宣告张二依然是张二。”

……

月底,文联举办的“张二亚博体育app苹果版 研讨会”各色人等悉数参加,结果自然是取得了不错的反响。研讨会后是在酒店聚餐。一个饭厅里摆了六桌,文联各主要领导陪张二坐中间那桌,其余各桌都是本市各企事业单位负责人或者代表,一些是冲着张二名气来的,一些是冲着文联来的。

酒席坐定,斟满酒。文联主席起身举杯,说:“今天为我们本地的国家级著名诗人张二老师成功举办了张二亚博体育app苹果版 研讨会,从大家在会上的发言可知,大家对张二老师亚博体育app苹果版 的见解是比较到位的,也足见大家对我们本地方的文化名人充满了热切的期盼,期盼张二老师根植于我们家乡热土,写出更多更好的亚博体育app苹果版 作品!来,我们端起酒杯,一起为今天张二亚博体育app苹果版 研讨会的圆满成功干杯!”

文联主席和张二举杯敬酒之后,便是中间这桌文联下辖各分管单位领导人轮流举杯致辞,音协的、美协的、作协的、体协的……到舞协的举杯时,张二心里咯噔一下,自然地想起了朱小虹。研讨会一开始,张二就用眼睛在寻找朱小虹,,一遍遍寻找却一遍遍失落,一直到聚餐了还没看到朱小虹,换作以往的话,朱小虹现在应该小鸟依人般坐在自己身旁。

文联主席走到张二身边,单独敬了张二一杯酒后,就带着张二去其他五桌分别敬酒——融媒体中心的、文体局的、旅游局的……张二心里记挂着朱小虹,对酒桌子上人们对他的一片恭维毫不在意,他想到朱小虹丈夫也应该在场,无奈他与朱小虹丈夫未曾蒙面,张二并不认识朱小虹丈夫。

敬完一圈后,已下肚半斤白酒,酒劲上来,无端升起一片愁。张二只觉得眼前的人们都在笑他议论他,在嘈杂的劝酒声里,间或会听到:

“诗人有个屁用呀,写诗又不能来钱,除非你是张二老师这样写出点名堂的诗人。”

“现在走错路都是写诗的,什么残疾诗人,工人诗人,农民诗人,都是噱头,有报道说一些所谓的诗人,让他写其他文体的文章,连句子都写不通顺。”

“对,恶心死了,我看只是把千篇一律的抒情码成文字,也就成了所谓的诗。哈哈!”

“我们学校有个语文老师经常在报刊发表亚博体育app苹果版 ,但是他班级的语文成绩却不好,那些不会写诗和不会写文章的语文老师班级的语文成绩反而最好,教的学生语文成绩还全市第一。”

“是呀,我们校长说,会写文章的语文老师并不是好的语文老师!”

……

张二在心里冷笑:“势利,全是势利!”

张二被嗡嗡嗡的声音吵得心烦意乱,但是又不便走了,就陪着笑脸跟不断跟来敬他酒的人们碰着酒杯。

作协主席忽然大声地说:“大家停停酒杯,静一静!”

饭厅就一下子安静下来。

“我提议请我们今天的主角张老师给我们朗诵一首诗吧?”作协主席带有鼓动性地说。

大家就说好,随即响起了一片掌声。

喜欢朗诵的张二正想大喊几声来排遣一下心里的郁闷,就站起来双手合十举过头顶,表示同意。掏出手机,搜出一首诗,声音洪亮抑扬顿挫地读起来:


我只是一匹

电掣而来,亦绝尘而去的,一匹诗人


我只是一匹,而不是

扮相为某一只,某一头,某一群

食草动物中

善良而温顺的眼睛。我是那流云

脱缰而去的背影

绝望时,回望一眼厨房里洗碗的爱人


我是过往,

洪水留下的印痕

也是未来,洪水来临前

低沉的警钟,是沉默的大地上,一匹嘶叫不止的诗人


张二在读的过程中不时被热烈的掌声打断,他读完后,掌声更是久久不息。有懂诗的人都在低声赞叹这是好诗。其实,张二读的是湖南诗人李不嫁的诗,这首诗表明了作为一个诗人的责任担当和风骨,张二也是要借这首诗向人们表明,他张二并没有沉沦,他张二不苟且,他还将一如既往地写下去,嘶叫下去。

张二摸起桌上的烟,正在找打火机的时候,作协主席凑过来给张二点上了烟,并说:“张老师,你过来一下。”

张二跟着作协主席到了饭厅的一个角落,作协主席说:“张老师,这二十几天来你给嫂子写信写诗了吗?”

张二已经有了六七分醉意,听作协主席这么一问,伤感起来,说:“怎么没写?一天一封,今天上午还寄出去一封,还按照你的主意把你的电话号码留在后边的,她若有意应该会给你打电话的。我还准备问你她有没有给你打电话呢?”

作协主席神秘一笑,说:“电话倒是没打,可是昨天下午她加我微信了。”作协主席看张二有些诧异,又说,“我的电话号码就是我的微信号码……嘿嘿。”

张二一阵欣喜,酒醒几分,连忙说:“她说啥没有?就是要离婚,也该见个面办了离婚手续嘛,才不耽误她再婚。”

作协主席拿出手机,点开微信,张二就看到作协主席把刚才他读诗的视频发给了张二妻子,张二妻子回复了一条:“还是那副酸腐模样,烂酒鬼,让他少喝点。”并伴有一个发呆的表情。

张二看了,就一把搂着作协主席的肩膀,大笑不止,说:“你嫂子终于明白,写诗的并不都是忘恩负义的了!”。

继而凑到作协主席的耳边问:“朱小虹,你有消息吗?”

作协主席听了,瞪着张二,说:“你还不死心呀?算了吧,不要打听了。”

张二说:“不是不死心,毕竟这件事跟我有关,我是担心他们夫妻俩的关系因我而破裂。真那样的话,我也于心不安。”

作协主席说:“按道理今天这种场合她应该出席,她丈夫也该来的。但是都没有来,也是人之常情。我只是听说那次嫂子跟她闹了之后,她就不知道去哪里了,她丈夫还准备报警。”

张二的心一下紧起来,不无担心地说:“不会出事了吧?一个女人家该去哪里呢?她电话呢?不会在她娘家朱家村吧?”

作协主席说:“她回家跟她丈夫也闹了一场,她一气之下出门了,不知道去了哪里?电话停机到空号,微信压根就不会。朱家村找过了也没有……哦,还有那个朱泽豪被抓了。”

浑浑噩噩两个多月的张二哪里知道发生了这么多变故,就惊讶地问:“被抓了?”

作协主席说:“是的,被群众举报,前几年国家还没有放开二胎三胎的时候,借口给人家生了二胎的孩子上户口收人家的钱,上一个孩子户口收一万,据说收了四五十万。还有其他项目的回扣受贿贪了不少,被抓了。”

张二笑道:“人在做,天在看,算是替我姑姑出了一口气。”

……

张二回到家里,已是深夜。他瘫坐在沙发,研讨会酒席上的酒劲和兴奋劲犹未散去。他点燃一根烟,打开电视,电视上正在重播本地新闻。醉眼迷离的张二看着电视新闻画面,不一会儿,就惊得一下子跳将起来。

“我市朱家坡梯田蓄水池发现一具无名女尸,尸体已经高度腐烂,穿着一身黑色紧身衣服,一米六五左右,左手手腕戴着一只翡翠手镯……”

(2021年9月28日)

我也说几句 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登录][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