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闫瑾的头像

闫瑾

网站用户

亚博体育app苹果版
2020 11/16
分享

大水川之歌(三章)

怀抱火焰的人,点燃四月,大水川在四月的梢头旺燃起来。

我向着大水川的方向行走,一波三折,飘摇直上。清寒卷风尘,希冀挂川头。

草甸的绿,浅而细碎,她的姿势,捍卫了暮春的尊严。一些闲适的木栅构建星空,包含散落的阵营和自由的思想。蒙古包和意念里的幕帐,既是短兵相接,又为养心悦性。

响亮的山歌来自素雅的丛林之声,解读大水川的暗语,预约夏日的盛景和山河的汹涌。

一个人仰面深思,大水川敛怀微笑。

大水川的天空高远、湛蓝,大水川的气势是磅礴之势。沙场点兵,英雄布阵。虎牢关不见美色。

号角响起的时候,战马奔突,刀光剑影。大水川引来侠义风情。

其实,只是一场实景演绎,飞沙扬尘,兵戈相向。用虚构解读传说,以戏剧重构风景。

我抬眼,一片素洁的森林,隐隐约约。一腔温婉的情怀,潜滋暗长。

大水川,不独有高川的浩瀚,还有细水的情长!

当我在木栈桥行走, 我想起了桥的故事和诗句。桥头桥尾只有一枚弯月的距离。经年的诗句掉入清粼粼的流水,大水川遍开隐忍的素花。

此时适合坐在小木屋里,听你讲三国的风尘。三国的分鼎与枭雄,不是我杯盏欲彰的茶饮。我只关心,你叙写的情节,是儒雅风月,还是引领江山!

一只青羊在灌木丛蹲守。细鳞鲑在何处消解风月?

(注:本篇散文诗第一节刊于《散文诗》2020年10期)

我也说几句 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登录][我要成为会员]